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1926年1月25日,军校调第2师官长回校接受训练

日期:2018-01-29 11:11 来源:《黄埔》杂志 作者:贾晓明

字号:  [小]  [中]  [大]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1926年1月25日,军校调国民革命军第2师官长回校接受训练。第2师是国军中一支历史悠久的部队,最初由党军第1师教导第4、第5两团组成。该师自成立至结束,历时28年。执掌第2师者先后14人,其中任职时间最长者为刘玉章,五年;最短者为上官云相,仅一月。第2师自成立起,以mg电子游艺师生为主,可谓国民党中央军之嫡系正统。师长中出身黄埔官校者8人,日后进阶上将者3人(刘峙、顾祝同、刘玉章)。但纵观第2师前期历史,在北伐战争、军阀混战、围剿红军时期屡屡受挫,表现平平,唯在抗战中其表现尚有可圈可点之处。抗战胜利后,第2师被投入东北内战,于1948年10月在营口被解放军歼灭大部,其余退往上海、舟山等地,1949年8月撤退至台湾,被称为“撤台部队之首”。1952年6月1日,第2师与第40师一部并编为第33师,国民革命军陆军第2师至此退出历史舞台。关于国军第2师的发展历史,已有相关研究,这里不再赘述,现仅从不同视角对第2师军史中几段“逸史”整理归纳,以飨读者。

  北伐中“孕育”出“福将”

  1926年2月26日,第2师师长王懋功因涉嫌“图谋不轨”被免职,调教导师副师长兼参谋长刘峙(江西庐陵人,保定官校2期步科)升任师长。7月,该师于广州誓师北伐,由韶关入湘。北伐战争中,1926年9月至10月,配合友军攻击湖北武昌。9月2日,北伐军开始攻击武昌,战斗以第1军第2师攻击忠孝门至东北城角。第2师炮兵自小龟山向武昌城轰击,步兵向攻击目标前进。黎明时才到达攻击准备位置,还未接近城垣。各部队因伤亡较大,于早6时许全线停止攻击。9月5日凌晨3时许,北伐军再次攻城,第2师进至距武胜门三四十米处,因炮火压制不住吴军,而无法前进。不久因粮草不济,武昌吴佩孚守军投降。

  10月,刘峙率第2师入赣作战,9日进抵南昌城下。12日傍晚,蒋介石来到南昌城外2师阵地,第1军的黄埔系将领信心十足,出现轻敌情绪。谁知当天夜间,孙传芳军组织敢死队蜂拥而至,打了正准备攻城的2师一个措手不及,2师6团被包围,几乎全军覆没。此时南昌城门大开,城中孙军主力全数杀出,北伐军溃不成军,一直败退到赣江边。黑夜中,2师边打边撤,逐步退往赣江西岸,死伤无数。直到天亮,刘峙才稳住阵脚,一查点,才发现部队损失大半,装备物资大多丢弃,2师5团团长文志文、6团团长张汉章等阵亡。但蒋介石只是责骂第1军副军长王柏龄、第1师副师长王俊“根本不是带兵人才”,而另设总预备队,由第1军的第1、2师及炮兵团组成,由刘峙任指挥。

  1927年8月25日夜,发生了孙传芳军与北伐军之间最激烈、最具决定性的龙潭战役。此时刘峙部队拟到杭州休整。26日凌晨,孙传芳军抢渡乌龙山成功,白崇禧在无锡车站就近指挥驻扎沪杭线的1军2师火速增援龙潭。刘峙即令副师长徐庭瑶率部迎击,自己马上从杭州起程,亲率第4团赶往镇江,指挥作战。8月28日,刘峙在行军途中,所乘火车与另一火车发生相撞事故,死伤200余人,但刘峙只是负了轻伤。他带伤指挥部队转入防御。30日凌晨,刘峙正要部署2师全面进攻,孙传芳的反击就开始了,炮火连天,刘亲赴第一线督战,但无法抵挡孙传芳的攻势,正在不支之际,桂永清率援军赶到,帮刘峙打退了孙军的进攻。

  北伐军攻占临淮关后,因敌我双方情况不明,一时指挥混乱,北伐军部队奉命向后撤退。而刘峙的第2师(刘兼师长,徐庭瑶任副师长)在临淮关向北警戒,没有得到退却命令,也没有与其他退却部队取得联系,于是继续向蚌埠前进,在长淮卫与已无斗志的北洋军张宗昌残部遭遇,很顺利地击溃了敌人,进而占领了蚌埠。刘峙因此被何应钦称为“福将”。

  汤恩伯被蒋介石解除师长职务

  1928年,汤恩伯调任中央军校担任第6期学生总队大队长。后来蒋介石成立教导师,由军校选拔干部,张治中提名,欲调汤恩伯到该师以团长任用。据说蒋介石以团为经理单位,汤不会管钱为由,没有批准。但随后蒋介石观察汤的器识,发现汤对自己的人事安排并无怨言。1928年冬一个下雪的星期日,蒋介石早起到军校视察,发现只有汤恩伯带着军校学生在跑步,蒋看到后很高兴,不久升他为少将旅长。在中原大战中,蒋介石又听说汤恩伯经常自己背一支冲锋枪到前线同士兵一起同甘共苦。蒋介石对汤恩伯的表现非常满意,于是给予不次之迁,1931年12月26日,汤恩伯调任国军第2师师长。

  1931年,蒋介石对鄂豫皖红军根据地发动“围剿”。蒋介石将汤恩伯的国军第2师布置于北亚港东南商潢公路上的傅流店、豆腐店、江家集一线,企图以商城、潢川地区为阵地,构成一条隔离地带,以便于在“围剿”中各个击破红军。对此,1932年元月中旬,红军在河南省商城县、潢川县地区发起商潢战役,由徐向前(黄埔1期)率红4军的3个师北进,同时又令在皖西的红25军73师西进,以便集中力量,在商、潢地区突破。根据国军的兵力部署,徐向前计划战役的第一步,“腰斩”国军第2师,控制商潢公路,切断商、潢两城敌军联系,继而夺取县城。

  1月19日,红军在徐向前的指挥下发起攻势。四个主力师合力作战,先后在北亚港、傅流店歼灭国军2师400余人,并占领了豆腐店、江家集、仁和集、河凤桥等地。汤恩伯率国军2师仓皇逃往潢川,红军完全控制了商潢公路,也切断了固始与商城之间的联系。红军鉴于商城城坚难破,而国军2师等部队尚未遭受重创,遂决定“围点打援”,对商城围而不取,伺机在商潢公路附近运动歼灭来援之敌。

  2月7日,国军2师等部出动19个团,沿商潢公路向红军进攻,意在解商城之围。结果在2月8日上午被红军包围。国军第2师依仗武器精良优势发起进攻,激战至下午,汤恩伯的第2师指挥部被红军迂回包围,于是率先后撤,导致军心动摇,全线溃退,被红军一直追到潢川附近,全师大部被歼。蒋介石一气之下,解除了汤恩伯的师长职务。

  实弹射击事件

  1928年7月25日,根据编遣会议的决定,第2师发生了重大变化,原第2师于江苏徐州缩编为第1师第1旅,旅长为徐庭瑶,以第9军第3、第14、第54三个师以及第9军教导团缩编为第2师,师部于安徽蚌埠成立,辖三旅六团(17862人),师长由第9军军长顾祝同(江苏安东人,保定官校6期步科)降任。第9军各师的团长有黄杰、楼景月、王敬久、孙常钧、李树森、赵国聪、王劲修、柏天民、黄维等,多为黄埔1期生;副团长、营长、连排长多来自第1至5期。因此,外人也把这支部队看成和第1军一样的蒋介石嫡系部队。第2师成立之初分驻宿县、蒙城、阜阳整训。顾祝同先后在第2师师长任内近3年的时间,平时不严格要求纪律,不禁官兵嫖赌,只要求能冲锋不怕死就行。对作战阵亡的或受伤的军官,都有比规定多一些的安家抚恤费;年纪老了不能再当兵的老行伍,或安置于所办的农场,或给资本经营小商业;还办有子弟学校,帮助退伍的官长子女上学;退伍的官兵再去找他,也从不让他们空手而归。总之,由于他处处对部下示以宽厚,因而得到第2师官兵的拥护。

  虽然如此,当蒋介石对第2师进行人事调动时,即使是老部下,顾祝同也事事小心谨慎,对蒋介石绝对服从。1929年1月,第2师于蚌埠进行军事演习时,发生了实弹射击事件。2师在蚌埠整训时,蒋介石发现黄国梁、涂思宗两个旅长不是黄埔学生,有意要把黄埔第1期学生提升起来当旅长,又碍于黄国梁、涂思宗两人在这支部队里时间很长且作战有功,一直没想出把他们换下来的理由。1929年1月,蒋介石命第2师在蚌埠附近举行一次战斗演习——“旅对抗”:第4旅由临淮关向蚌埠攻击,第5旅防御蚌埠,裁判官由蒋介石亲自担任。演习于凌晨开始,当天大雾弥漫,两支部队快接触时双方忽然发生了实弹射击。蒋介石在蚌埠南边高地上观看,恰巧有实弹从他附近飞过,幸未伤人。他马上下令停止演习,集合连长以上军官讲话,要查出放实弹的官兵,否则先把两个旅长扣留查办。大家看到情况这么严重,谁也不敢承认自己放了枪。结果,过了几天,黄、涂两个旅长同时免职,送去陆军大学受训;楼景月、黄杰同时升任了旅长。涂思宗离开部队时对人说:“这是总司令不要我同黄国梁干,演习出事故只是一个借口。不把我们撵走,楼景月、黄杰怎么能升旅长呢?师长(指顾祝同)是知道的,他只要能保持他的职位比我们多一个时期就很好了。”

  二次北伐中李延年济南抗日

  1928年4月,国民党开始第二次北伐。蒋介石所率北伐军节节胜利,很快就攻入了山东省。1928年4月,第2师参与第二期北伐。4月下旬,日本政府借口保护侨民派兵陆续抵达济南。日军进入济南后迅速开始了作战准备。5月1日,刘峙率领第2师部队(当时隶属第1集团军第1军团第1军)开进济南。3日,日军突然声称北伐的国民革命军,对城内的日本侨民进行抢劫、强奸、屠杀,日军开始非法阻拦中国军队,杀害无辜居民,是为济南事变,在冲突过程中扣押了国民党外交部部长黄郛,逼迫中国外交官承认中国人虐杀了日侨,在遭到言辞痛斥后,恼羞成怒的日军残忍杀害外交官蔡公时以及署里其他人员。

  蒋介石、刘峙随即离开济南城,离城前蒋介石驳回了刘峙让李仙洲部留守的意见,亲自命令第2师5团(团长为黄埔1期、年仅23岁的李延年)和第4军团第41军第91师的邓殷藩团留下守城,并亲口对李延年说:“你至少要固守两天以上,并且一定要等到日军真正向城内来强行进攻之后,你才可自动与苏(宗辙)部向泰安方面撤退。”当时李延年正因在龙潭战役前不服从白崇禧的调遣而受到撤职留任处分。李延年接受命令后当场表示“一定死守济南城”。

  留守济南城的李延年率部坚决抵抗日军进攻。当他发现日军斋藤所部准备猛攻济南内城西门时,于5月9日向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报告说其要“自卫抗拒”。蒋介石也知道对日军的“抵抗”正在进行,很是挂念李延年和第5团,他在5月10日的日记里写道:“闻倭军攻击济南城甚烈,不知李(延年)团死伤如何?呜呼!”10日,蒋介石“速即放弃济南城”的命令到达后,李延年部才开始撤退,但在蒋介石的命令送达前,李延年率部已经将攻城日军一个营“全部歼灭”。第5团突围出济南城时,已是11日凌晨。

  抗战中官兵同仇敌忾

  1932年3月1日,第1师第2旅旅长黄杰(湖南长沙人,黄埔1期)升任第2师师长。1933年1月日军侵犯热河,第2师奉命北上抗日,参加了著名的长城抗战,抗击日军于古北口之南天门,与日军激战5昼夜。一种说法是,5昼夜之内,第2师阵亡军官38人(阵亡营长2人、连长8人),士兵902人,受伤军官131人(受伤营长3人,营副一人,连长11人),士兵2033人,合计伤亡3104人,战至5月撤防,2师撤往河北怀柔休整。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2师官兵奉命参加徐州会战等战役。赵公武(广东大埔人,mg电子游艺潮州分校1期步科,mg电子游艺高教4期,陆大将官甲1期)升任师长后,1938年8月,第2师参加武汉会战,于江西瑞昌东北地区作战20余日,在瑞武一线激战49昼夜,成功阻击日军久留米师团(即18师团)3万余人的进犯。

  第一次长沙会战时,第2师作为15集团军第52军主力,据守新墙河阵地。第2师胡春华营自战斗开始即誓死坚守阵地,与敌相持三昼夜。在战斗中,除7个负重伤的士兵先后退出阵地外,其余自营长以下全部与阵地共存亡,无一生还。1939年9月23日晨,日军集中80多门火炮向防守新墙河南岸的第2师阵地猛烈炮击一小时,后日军第6师团开始强渡新墙河,但遭到第2师等国军各部的顽强阻击,日落时分,双方仍在新墙河一线对峙。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第2师一位名叫曹锡的上等兵,在新墙河之南、新墙镇之西的王街坊阻击日军的战斗中,使用机枪和手榴弹,一人击毙日军500余人,师长赵公武立刻晋升他为班长,又赏法币30元;《大公报》《中央日报》报道了他英勇杀敌的事迹,著名作家田汉为曹锡所在的52军编写了新历史剧《新战长沙》,公演时引起轰动,后世称他为“兵魁”“最勇敢的抗日军人”“抗战中歼敌最多的猛士”。

  1939年9月,第2师因伤亡过重,缩编为三团制师,后辗转广西、湖南、云南各地。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第2师开赴越南海防受降。

相关新闻

天下黄埔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